推拿

娄烨


伦敦


是昨天晚上看的。想去就去了,就算没人跟我一起去。偶尔觉得这也是一种洒脱的精神。昨晚时间排的很糟糕,四点半拿着愉悦的票进了水族馆,本来以为可以看看心爱的鱼儿们到七点,谁知道五点半就出来了,在伦敦大街上逛了一下,因为是星期天,所以店铺早早就关门了。

无奈逛完超市拿着东西在电影院等开场。

我忘记是怎么知道娄烨这个名字的了。只记得一直很想看他的片子,但是都鲜有片源。阴差阳错遇上伦敦华语电影节,居然在伦敦把这个片子看了。国外国外,其实有中国人的地方,中国人的力量还是足够强大到让你模糊了地理的概念。

电影院的椅子有点矮,前面的人有点挡着我。看这个电影的前一天听了坏蛋调频的介绍。当那些恍恍惚惚灰灰亮亮的画面终于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就感觉头上被盖上了个金鱼缸,好像在梦里,好像在我可以自己醒来的梦里,好像在被爱情包围的梦里,开心着,笑着,拉着他的手。

梦要醒了,我不愿意。我也想和个谁远走高飞,消失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但是始终都是孤独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感触,眼泪一直欲涌而出却又在某个时刻止住了。

他们的世界如此简单,如此敏感。前段时间我总结了一个我不这么outgoing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脑子被我的嘴快,脑子一瞬间触碰到就了然的事情,还轮不到嘴上说出来,这个话题就已经过去了。

这样的情景片慢慢变成了我麻醉自己的一个方式,沉浸在一个故事里。

 

后会无期

韩寒


不想用繁体字了,因为已经离开台湾了。


连续两天看了两次,还是很喜欢。但是在网上找不到最喜欢的剧照。

我不是韩寒的脑残粉,对电影也没有抱着什么过高的期望。反而这样是好的,没有期望就不会失望。

讲得好像很勉强,但其实是惊喜的。第一次去看的时候有两位大学新鲜人,其中一位大概是韩寒的粉丝并且已经看了太多剧透,剧透绝对是一件太可恶的事情。不只是她,电影放映期间,讨论声此起彼伏,“噢,这不就是那谁谁谁吗?”之类的讨厌的声音。

并且,我也不是很能够理解观众们的笑点。有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点点心酸又讽刺的情节,却被观众们的笑声掩盖过,着实是让人觉得很讨厌。

我愚蠢的认为,他们不懂。不懂离开家乡又回到家乡的落差感,不懂在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却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的失落,不懂一个人旅行的路上遇到聊的愉快又无法不告别的朋友,不懂沉静的看自己的内心能不能不如此浮躁,等等等等。

第二次去看依旧如此,旁边人刮躁的令我狠狠拍了她一下,让她小声一些。这次不同的是,同去的是大概我认为只有她能跟我有一样的心情了的高中旧友。我们看到电影最后的最后,直到片尾曲结束,画面停止,全场只剩我们两个,才慢慢的走出去。三年来换了两个地方,三个不同的世界,一路上遇到很多人,该珍惜的会珍惜,不需要珍惜的也就让他们慢慢淡出吧。

我从来不是能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某种程度上这种能力还是在慢慢提升)。未来,不想它太清晰,也不想它太模糊。只是想弄清楚抛开这一些自己本来是什么样子。

 

心裡突然空了。

這是星期五的晚上,二月以來的所有的星期五的晚上,我幾乎都在補習班度過。有一次,匆匆忙忙的趕去上七點的課,人很多,終於找到一個位置坐下。

從喘息中平靜下來,發現隔壁的男生——從來沒有人和我那所謂的「頻率」如此接近——同樣的筆記本,想買的帆布鞋,一樣的薄荷糖再加一點點的淡香水。

三個小時下來,我無法看清他的正面。但從那一次起,每個禮拜五我都充滿動力的來上課,希望和他有多一點點的交集。

把這段小豔遇和朋友分享,她說,如果真的頻率如此接近,你注意到的事情,他應該也注意到了。

就這樣,基本每個禮拜五,我都準時去上課。當然有幾次,他也沒有出現。但當他遲到進來的時候,我是能感受到他的氣息的。

就這樣,其實我也有好幾個禮拜沒有去上課了。今晚和朋友談到,臨時決定,我希望能去補習班等他,交個朋友。當作出決定的那一刻,內心好激動,激動地似乎有點呼吸不暢,充滿期待的,我上了公車。

公車一路行駛過熟悉的街道,在台大下車了。這半年來,多少個夜晚我曾走過這片街道,走過那些店。一下子百感交集。

上了樓,等著工作人員把學生卡一一放在牆上,我記得我曾經去搜尋過他的名字,這相隔好幾個月再看,我想我是不會認錯,可是名單裡面已經沒有他了。


在這一刻之前,我一直在想要怎麼跟他說第一句話,就算是加個朋友或電子郵箱什麼也好。準備下樓了,還在電梯裡的時候眼淚就止不住了,知道出了電梯,朝著熟悉的方向走去,一時間內心波濤洶湧的傷感情緒一擁而上,眼淚卻沒能流出來。

遺憾。

向來緣淺,奈何情深。

 

天台 | 浪子膏,心艾


本來沒有要去看這個片子的,有一次不小心在微博上點開了關於周杰倫的這部片子的半個小時的訪談,我居然給認真看完了。抱著好奇,期待,又有一種相信「周杰倫」這個品牌的心情來看了。

結果,也沒怎麼讓我失望。。。


首先呢,這個片子確實像周杰倫說的一樣——屬於「無法定義類型」片,有愛情,友情,還有鄰居情,有歌舞、武打,也有那個飆車,綁架,槍殺什麼的,雖然雜,但是主題挺明確,就不會讓人太分心。

浪子膏這個角色呢,其實一直都在耍帥,可是我怎麼覺得這種耍帥還蠻帥的?講話一點不拐彎抹角,有點吃醋就會動手腳,不怕東也不怕西,很重義氣重哥們,心思細膩又很浪漫,某種錯覺上有點本色演出的感覺。

可是我不太喜歡這個結局啊,那個掉入海裡就掉入海裡,死了就死了,又回到那個畫廊裡,兩人對視什麼的感覺很奇怪啊~ 最好是浪子膏還能被打救上來,兩人還在天台上過著幸福的生活(唉我比周杰倫還異想天開)。。。

女主角,總是讓人覺得怪怪的,可能是台灣版又加了個詭異的配音,更不自然,她叫一下觀影的人們笑一次。


看電影最重要的還是希望能夠投入到電影本身中,如果可以忽略什麼情節不合理,會看得舒服很多。而且歌舞的元素加入的很自然。啊特別是,整部片都走一個魔幻現實主義的趕腳,所以有的時候一些不合理的情節反而顯得不突兀了,歌舞的部分也是一樣融入的很好的感覺。


天台,其實是個很理想的存在,過於理想的東西,反而能在我腦海裡留很久,一直留著,讓我似乎也產生了那種期盼。不只是說天台,就是這種~嘖嘖,純潔的愛情。。。


天殺=我居然忘了說,這部片的美術實在是太!他!媽!的!厲!害!!!!!


作為一個比一般觀眾多一點不一般的一般觀眾,我的一點小小心得就到這裡結束。。。。。。

 

我是一個很少被約旅行的人。可能是因為自己不太愛跟人保持聯繫吧。我都覺得我早被大家忘記了。所以,心裡還是很感動的~~。

我開始想我們高一的班有哪些人?高二的班又有哪些人?我是該去找畢業照?還是找個什麼名單看看?可惜手邊都沒有這樣的東西,只好翻開很久以前的相冊,來尋找片段零碎的熟悉的臉。看著高中的時候的我們,一張一張往下看,不小心會出現很熟悉,但是卻叫不出名字的臉。

高一的同學,高二的同學,還是高一高二都是我的同學?我有點分不清:「你和他認識嗎?」「我們同班啊!」

我一直都是一個容易忘記事情的人,恐怕這樣的青春片段也會慢慢慢慢被我遺忘了。

唉,只是表達一個老化的遺憾。。。。。。

 

太想分享這首歌了。謝謝曾曾。


當這一切都結束,你是否失落。當我隨煙雲消散,誰為我難過。

沒有不散的伴侶,你要走下去。沒有不終的旋律,但我會繼續。

倘若有天想起我,你驀然寂寞。人生是一場錯過,願你別蹉跎。


當這一切已結束,請不要失落。我將隨煙雲消散,別為我難過。

千言萬語不必說,只有一首歌。都知歡聚最難得,難耐別離多。

 

小心字多。


這是一件不知道要怎麼從頭說起的事情。

總之,昨天,準備了兩個月的面試,我通過了,意思就是說,我要離開台灣了,我要去倫敦了,我要去學設計了,我要去追求自己所想要的東西了。

還記得在那一堂出版行銷的課上,老師給我們放了《THE LITTLE WHITE LIES》的短片,看著他們做這本雜誌,不光光是在做雜誌本身,更是在做設計,做藝術,做生活的這一種感覺,深深深深深深的觸動了我。我想這就是最最最一開始的動機吧。

於是,我立刻上網搜尋,瞭解各方面資料,於是於是,就有了與UAL台北辦事處的第一次談話,那一天是5月14日。

從5月14日到昨天7月11日,大概兩個月的時間。為了準備這個面試,廢寢忘食毫不誇張。在近兩年的大學生活中,大概只有這兩個月,我才感覺到我還活著。白天上課,晚上補習英文,回到住處10點半,再開始做作品集。常常做到3、4點,早上依舊能9點起床上課。連我都被自己的這種精神亢奮的狀態所嚇到了,我想,這大概就是走上正軌的感覺。

通過林靜阿姨的介紹,我認識了趙珣姐姐。我想我們倆的心理年齡應該差不多,雖然一開始只是在針對作品集做修正,直到大概是第五次見面?我們一不小心在一家24小時營業的餐廳暢所欲言到半夜。我想啊,我們一共相處的時間加起來可能也不超過24小時吧?可是,可是,我們卻好像認識了很多年的朋友一樣,也沒有年齡的差距(本來就沒有=),感覺可以一直講下去。

真的真的,特別感謝你,趙珣姐姐,雖然你最後讓我換的照片我也沒來得及去換,要加的照片也沒來得及去加,但是,如果沒有你,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現在的結果。


在上托福課的時候,我認識了Kate。她是一個....有著超標準美式口音的略略發福的長的超標緻的高學歷美女。雖然Kate的課很貴,但是每次在簡陋的麥當勞用英文稀裡嘩啦的聊著作品集和模擬著面試的時候,又有一種重生的感覺。因為她是那種很容易帶給人力量的人,呵呵呵的笑幾聲就能把頭頂的烏雲給呵呵散了的那一種。在剛開始跟她提的時候,她雖然很忙,但是還是擠出時間來了,除了錢的問題,我能感覺到她似乎是真心想幫我,才這麼爽快的答應了。(怎麼越寫越俗套下去了)


到6月十幾號的時候,我和路遙吃了一次飯。那一天,其實我們都很累,而且在居酒屋裡放肆地點了很多東西;我說,這距離這個知道要努力的日子才過去快一個月,我的作品集已經改了一稿二稿三稿四稿了,以神仙般地效率完成了很多事情。這其實是以前不敢想像的。這似乎是第一次,我很堅決的要做一件事情,我就突然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很順利,所有的好運似乎都降臨到我身上了,當然除了好運,也得很努力,當然,要努力的前提,大概是這是你感興趣的事情。

所以說,吸引力法則還是有道理的。如果是 真的想完成的事情,一定要努力+堅持,一定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


寫到這裡,突然沒有思路了。


講一下面試好了。

教授在我一進門的時候居然跟我握手,我還愣了一下。其實教授跟影片中一樣,我似乎覺得已經跟她很熟悉了,大概是在夢裡出現過千百次的面試場景。

我準備了很多問題,她幾乎都沒有問到。我不是覺得不爽,而是把重點放在太細節的地方了。以至於大的問題講起來的時候有點卡卡的。非常卡,雖然話很流利的從嘴巴里說出來了,但是感覺沒有什麼重點,也沒有什麼自信的感覺。教授批判了我幾個作品,她說這個不好,那個也不好,反而另外一個有意思多了;她說這個太商業化,我隨便在街上都能買到比這個更好的,可是那個卻很有趣,表達了很多東西,你知道「那個」是什麼嗎?——是《WHY》。

啊,謝天謝地,想謝的是,感謝省實和王軍老師,當我在VOG的時候,給了我那麼大的發揮空間;這些潛移默化的影響,總有一天會顯現出他的價值的。

教授又開始講起來,這是大概已經過了20分鐘了吧,於是於是,她突然說到“I would like to offer a place....”,我實在是無法忍住淚水,因為之前太緊張了,教授批判得太直接了,直接的讓我有一點慌張,而且問到的問題我沒有準備得很好,啊啊啊,就這樣,過了。

面試算是結束了,我還坐在位子上繼續哭,等工作人員給我拿來紙以後,我要求和教授合照了,她很開心的拿著我的小布袋;


最後用八個字總結:




夢想全過程:http://nian.so/#!/dream/32239

ps.這是第一次出現UAL的tag!! GOD!!

 

中國合伙人


在爸媽的威逼利誘下看了這部電影。一早就說這是不做作的片子,看完也確實是這樣覺得。什麼都說得太直白太走過程了,有一些細節銜接的不自然而且真讓人覺得做作啊。

我總是會把缺點快快的帶過。來說說這部電影帶來的一些想法吧。


美國,美國。

美國當真是那一代學子的夢嗎?現在這一代感覺要出國,有錢就行。由金錢換來的價值能與夢想劃上等號嗎?我想很難(這只是對部分人來說)。

我們都以為出了國,所相信的自由平等就會實現。現實有的時候是不是太殘酷到我們完全無法想像他的殘酷。走出國門固然是一種開眼界,但是同時換來的也是一種拼死拼活奮鬥卻完全看不見曙光的絕望。

人跟人是不一樣的。主要是因為生在不同的家庭,不同的成長環境,就一定有不同的活法。當然不是完全只有一條出路了。人生的多元可能性,可能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或者沒有勇氣去做決定的吧。所以,能不強求和別人一樣就不強求。這有什麼好虛榮的呢?

很多人在找到自己所要的之前搖擺不定,這也是正常的吧。從小問到大的「夢想是什麼」的問題,越長大,這個答案只會越平凡,或者說是會越貼近現實。

另外很不爽的是,這個電影就像個商業紀錄片,好讓人覺得不舒服。

不管是怎麼樣,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我們不能忘記當初的赤子之心。就算有商業利益的糾葛,在信任彼此之下還是可以繼續實現的。


啊~思路混亂,太困了。

 

“聰明”

一學期的出版行銷的課結束了。

我無法表達我有多感謝一個“好”的老師為我人生帶來的思考和進步。

謝謝王銘瑜老師。


有的時候,就那短短的接觸,一次兩次的共事,或者學生時代總會遇到的不同的老師,不管是一次代課,一個學期又或者是三年五年,總有這樣的人在默默的改變我們。

而我,十分感謝你們為我人生帶來的一點點改變。


王老師是十分認真的老師。每次聽她上課分享,和其他老師不一樣的是,她總會把三個小時排的剛剛好。她說,每次上課的三個小時,在這之前她要用許多許多個三個小時來演練。

期中報告的時候,我們做的很趕,以至於上台報告完全亂了套,時間完全無法掌控。老師說,連她這樣算有經驗的人,在上課前都要無數的練習,希望把最好的帶給...

 

你知道,我有多感謝,我有多感動。

事實一次次的證明,很多事冥冥中注定,我們以前做的很多努力,都慢慢慢慢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結果。跟你聊起天來,真的是停不下來。我們一起分享很多事情,一起鼓勵對方,一起奮鬥,就這麼短短一學期,璐瑤兒,我真的真的很感謝你。

你是第一個常常跟我說很想我的人,我想,是因為我們一起努力一起談理想的那一種感情可能暫時沒有別人可以代替。當然,對我來說,也是如此。從醒悟要努力開始,很多事情對我來說變得不再重要,有一些可有可無的朋友不重要,別人的眼光不重要,打發時間的事情不重要,結果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給我精神力量的朋友,是我努力奮鬥的那一種感覺,是我感覺到我著實踏在了追求夢想的道路上。

璐瑤,你一定也可以。你很優秀,優秀到可能別人覺得你是個奇怪的個體吧[竊笑]。我們都瞭解彼此,其實現在在哪裡並無關緊要,只要我們有一個敢想敢夢的心,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得到我們想要的結果。

還想說什麼,我想你都懂了。

祝一切順利。



 

好的老師就像一棵古樹,感覺很像。

我不知道跟多少人講過,大一的國文老師大概是我這輩子遇到過最好的老師之一了(注意,是之一),但絕對是大學裡遇到了最好最好的老師。而且這也是我第二次寫跟她的故事了。

大一的時候,單週每週的國文課,每次心煩意亂的時候,都會在下課的時候留下來找老師聊聊天。這次也不例外。我跟老師說,我從小到大都一直順順利利的,學校一直往越來越好的去,只不過高考的時候,莫名其妙的來了台灣。來了台灣吧,我也覺得不錯,也挺安心,只不過再這麼安心下去,恐怕不行。

我開始跟老師說,高中的時候怎麼怎麼樣,與初中的摯友聊到現在的環境怎麼怎麼樣。其實,我為什麼要說那些,我現在覺得,是追求一個心理安慰。我並不能回到高中的時候去,再繼續做那樣的事情。

當我囉哩八嗦一大堆,老師只是靜靜的說,雖然高中那樣的環境很難得,但並不見的過去的就是好的。一味沉醉在過去的輝煌裡並不能改變你現在什麼,既來之則安之,請往前看。

這句話突然打中了我,我不能因為現在不滿就沉醉於過去,人總是要往前看,往前走,如果你覺得對了,你就勇敢的去追,勇敢的去做。當你真的覺得那些犧牲是值得的時候,這一切也都值得了。

當然,到一個新環境所能遇到的狀況並不是我們能預估的,說不定更好,當然也更壞的可能。所有的東西,一直以來,都是要靠自己的自主性,不管有沒有來台灣,真正的能者並不會因為地理位置的改變而改變自身學習的習慣,一樣去吸收,一樣去深入,不管有沒有老師,不光老師怎麼樣,自己總是能夠給自己補充養分。這大概是學習的最理想境界吧。


我們追求很多,最終,也只不過是追求一個心靜。

 

兩年前,我從廣東實驗中學畢業了。我從來不會否認,可是也只能默默低調的說我是多麼為省實驕傲。

高中畢業後,我陰差陽錯的來台北世新大學開始我的大學生活。身邊的人事物環境開始跨越海峽地改變。沒有人認識我的高中,雖然問起了可是他們也不認識。每當這個時候,心裡會默默的難過。有時候會想,啊如果留在國內讀大學會怎麼樣呢。想想罷了。

高中三年是我最最最美好最最最青春的一段時光。最近因為一些事情常常想起來,可是我們都在成長,我們無法改變過去。有時候會想起黑土地,想起桂米,想起手撕雞,想起肥華,想起拉腸,這不只是吃貨的本性表現,更是象徵著我們在省實的美好回憶。

2012年11月3日,我在Facebook打下這樣的動態:想想高中的早餐,飯堂有炒麵、炒米粉、炒河粉、炒飯、炒義大利麵、湯麵(雞蛋面、桂林米粉、米粉)、煎餃、韭菜餃、玉米餅、蘿蔔糕、芋頭糕、馬蹄糕、黃金糕、燒賣、肉包、饅頭、豆漿、蒸腸粉、豬腸粉、白粥、皮蛋瘦肉粥、高考那天還有狀元及第粥、小賣部還有糯米雞、巧克力夾心、嘉頓雪芳一類+圓圓的有花生味芝士牛肉味的那個~~啊中午還有壽司、魚蛋、牛肉丸、章魚小丸子、各種湯水(綠豆沙、西米露、地瓜西米露、紫薯西米露、龜苓膏......)不知道數完了沒有...

的那一刻,我知道,沒有比省實更好的高中了。


基本上在這最最最美好最最最青春的三年裡,我把近兩年的時間貢獻給了這個@#$!^%!&^$的社團——省實之聲VOG——在VOG的這兩年不知道默默的影響了我未來多少呢。

當初完全沒有經驗的,我去應徵美宣。當時面試我的是Candy,白白QQ也很厲害的女生,她說話的時候習慣眯眼和推眼鏡。從那時起,我的VOG人生開始了。我開始有事沒事跑藝術科,在藝術科一待就是一個下午,一個晚上。親愛的王軍老師不時請我們吃他最愛的東北菜(也不是不時,應該是成功出一本的慶功吧?)他還說他跟那個黑土地的老板很熟,所以(?)我們每次翹晚修都吃的很開心。

一開始做美編,雖然每次美編都很累,工作量又大又集中,可是我們四個人——羊,券券和嘉智也是做的不亦樂乎,相信我們對VOG都有同樣深的感情。我們細細去改每一張圖,在我們的胡言亂語之下還出了一本WHY,而且還全賣光了。以上的六本封面,大概是我們參與的全部了。VOG那一年在我們手上,發光發熱,我們對她充滿了奮鬥的熱情,我們為她驕傲到不行,我們早早到飯堂拉桌子拉人手擺攤位,我們還拉著一車VOG跑去附中賣,我們為VOG做的所有所有,現在也不是一句兩句能說得清楚——我到底有多愛她。

直到高三下學期,有幾個晚上,偷偷溜去藝術科,繼續做著美宣的活。在那些時間裡,我好像忘記了高考的壓力,忘記了時間,忘記了所有所有,只專心做我要做的事情。那種感覺,美好的太理想太不真實,甚至到了現在無法追求這種感覺的時候,我還是會偶爾夢到。

我是喜歡這一種工作的,我是願意為她付出的。可是到了下一屆,下下屆,我知道情況越來越差,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找到能像我們一樣對VOG這麼忠誠熱血的一堆人。畢竟我們在高中的時間太有限了。高中階段結束,下一個階段馬上就要來了。我想為VOG做點什麼,卻不知道能做什麼。

聽軍哥說VOG停刊一年了,我寫這些不是為了要紀念死去的VOG,雖然我相信她有復活的可能。我只是在想,在VOG的這兩年,身邊的老師伙伴帶給我的那一種影響那一份情感,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體現出來了。我很珍惜,我也很感恩。我只希望她早日復活過來,若是可能,等我的求學階段結束,我也願意回到省實去拯救她,只不過不知道那時會不會太晚了。

高二換屆的時候,軍哥給我寫了這段話:

“看了你寫的編輯部的故事,酸酸的,有同感。從零五年開始雜誌社的主編要求我為編輯部故事寫序,我就沒同意,因為太愛VOG了,寫出來都是眼淚,所以就像你說的這是青春的見證,走過就值得了。但是每年我都面臨這個問題,太傷感了,我一直沒有放棄VOG是因為我見證了太多人的青春了,我沒有權利放棄,更不想放棄。你是這五年來我個人認為最有才最有思想的美編了,這是我的幸福,也是VOG的幸福。”——2010.7.7


我現在的專業,未來的專業,未來的工作,讓我受到最大啓發的就是從這裡,從VOG開始的。這也是省實給我的最大財富(雖然還有別的,下次再說==)。

我很感謝在VOG的這段時間,感謝王軍老師,感謝一起奮鬥的伙伴們,感謝你們。


我不願意看著VOG死去,看著青春死去,希望VOG有一天能夠再站起來。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趙薇 導演


高中時候,因為這個名字,我把辛夷塢的這本書買來,放在書架上。那時,我似乎是看了一些,可是不太明白。噢,我想起來了,當時大概在想“這都在講大學的事情,”所以便沒有看完。

「致青春」這三個字從去年開始,開始在微博上流傳。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趙薇導演的第一部作品,要改變這部小說。「青春」這兩個字不管在各種場合出現,都會讓人心裡癢癢的。是一種感覺,是一段歲月,更是一種回不去的美好。

題外話一下:這部電影的微博行銷長達一年,各種配置也很大牌,主題曲、制作團隊、各種配角,這當然要歸功於在影視界打拼不知道多少年的導演大人。

當然不能否認,心情是期待的。雖然偶爾有一絲絲懷疑。當終於4月26日上映的時候,我無法在台灣看到首映,是有點痛心的==。但是等等等等,等到昨天,終於把不明來源的片子看了。

信息量太大。

趙薇想給觀眾很多東西,但是情節有些零碎,轉場轉的讓人覺得莫名,除了主角之外的有一些些戲份的配角們的情節發展太沒有鋪墊,讓人覺得好突然。有一些情節也確實不在情理。但是以我看來,我就當作是主角太過情緒化,太激動,太不能控制自己了,可能也是一種青春的表現吧。反過來看,就是這樣的情節才會在電影中被需要。

————————————————————————————————————————

我還是希望陳孝正和鄭微在一起的。

那些長達X年的感情,有的時候麻木了,太久了,都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愛,或者是別的情緒,就像阮莞和她那沒出息的小男朋友,或者是鄭微和林靜。

我猜林靜在原著中的戲份可能更多一些,但是在電影裡面並不是,林靜與鄭微之間的關係雖然很微妙,但是也有點詭異。另外林靜和她瘋掉的前女友到底是怎麼能夠在一起,太不知道是什麼邏輯了。

這可能要看人到底是因為想談戀愛而談戀愛還是因為愛人而想戀愛了。

————————————————————————————————————————

至少,這不是我青春的樣子。

現在才大學頭兩年,說起愛的勇氣,那可能要追溯到初中時代吧。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讓我變的這麼沒有追求愛的勇氣,我更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都沒有出現讓我覺得心動的人。


青春終將要失去,現在已經是未老先衰了。

————————————————————————————————————————

最後,最值得留下的便是片尾曲——《致青春》/王菲

(ps.每張劇照的logo都太大了...一點也不美.......................................)

 

G-dragon 2013 World Tour: One of a KIND

Taipei, Taiwan


美好的夜晚。權志龍當真是樂壇不可多得的一位才貌雙全的男子。今晚整個被震攝傻了。

權志龍的迷妹估計也不少,當我們今天樸樸素素的來到小巨蛋,放眼望去,花裡胡哨奇裝異服的人真是不少。怎麼會有人如此霸氣但又不失才氣。因為語言的關係很多個我叫不上來名字,但是那個旋律是一直深深的印刻在腦子裡。另一驚人發現,權志龍英文突飛猛進(當然這也是現今想要國際化發展藝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吧),已經不再是那個會吧right now 當yes講的人了。

我們感受得到權志龍的用心,當他說到他不會忘記我們,也請我們不要忘記他的時候,我真的很感動。權志龍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謙卑的人,舞台表象上傲慢是不為過的。他說他答應要帶他的兄弟bigbang來,所以我會一直等著。

雖然我也不是什麼迷妹,但是有一些真心讚賞的東西,並不會因為別人怎麼樣而改變。

謝謝你給了我這麼美好的一夜。

Everyone should be the 'One of a KIND'.

 

We want change. Malaysia.

這一整個晚上,在Facebook上,關注著我的馬來西亞朋友——他們正密切關注著這次馬來西亞大選的投票結果。這不是一篇政治文,我想說只是以下一些瑣碎事,讓我們從時間推進來看這件事情。

大概一兩個月前,我開始接觸到「五月五,換政府」的口號。看似好幾個滿21歲的學長都為了這一次大選飛回馬來西亞了,他們滿懷希望回到自己祖國,為了這句口號實踐。

幾週前,陸續有馬來西亞同學換上了黃色的「We want change」的頭像,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極少涉政的我忍不住問了我身邊的朋友,我問她這次大選你們有什麼期望?她說,換政府。我問那你對這兩派有什麼看法。她說,她只知道現在執政的不好,對人民不好,什麼都不好,馬來西...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