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Jack Kerouac

Sal Paradise & Dean Moriaty


恰好要来美国的前一天晚上知道了这本书有电影,断断续续的在来美国的第四个晚上把电影看完了。书也在来美国之前买好了带着。

双鱼座对一些事物总有莫名的执念,如公路,旅行。


刚来美国,遇上了一群朋友要从Tempe开车到Antelope Canyon和Horseshoe Bend,再到Las Vegas,那些曾经出现在电影中的名字,慢慢跟生活接轨,其实他们也并不是这么神秘。一路上看着沙漠,仙人掌,落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当你慢慢的走出你的Comfort zone,去接触你从来没有接触的事物,踏上你从来没有到过的土地,看他们的风景,读他们的文字,并不需要快门,只是要记着,或者经历着。


电影结束之后,只是在想,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就算你有什么样的朋友也不能证明你是什么样的人。觉得自己和Sal很像,虽然没这么落魄,但仍旧不愿意为了生活妥协一些事情。无论是感情、友情,有的时候该断就断,该把持的时候把持住。纸和笔都快用完了,还是想尽办法把才华和想法抒发出来。


突然想起上次在日本跟Aaron交谈的那个下午,他翻开自己的旅游日记本,就开始读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英文读起来特别好听,那抑扬顿挫让人着实印象深刻,觉得朗读英文是一件很美丽的事情。


回到路上,现在从Tempe,过了峡谷、沙漠,转折到Las Vegas过了一个不眠夜,现在在San Diego好友的宽敞木结构的宿舍里打着字,敲打键盘的声音伴随着冷气,有些情感愈来愈难写的明白。

 

G-dragon 2013 World Tour: One of a KIND

Taipei, Taiwan


美好的夜晚。權志龍當真是樂壇不可多得的一位才貌雙全的男子。今晚整個被震攝傻了。

權志龍的迷妹估計也不少,當我們今天樸樸素素的來到小巨蛋,放眼望去,花裡胡哨奇裝異服的人真是不少。怎麼會有人如此霸氣但又不失才氣。因為語言的關係很多個我叫不上來名字,但是那個旋律是一直深深的印刻在腦子裡。另一驚人發現,權志龍英文突飛猛進(當然這也是現今想要國際化發展藝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吧),已經不再是那個會吧right now 當yes講的人了。

我們感受得到權志龍的用心,當他說到他不會忘記我們,也請我們不要忘記他的時候,我真的很感動。權志龍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謙卑的人,舞台表象上傲慢是不為過的。他說他答應要帶他的兄弟bigbang來,所以我會一直等著。

雖然我也不是什麼迷妹,但是有一些真心讚賞的東西,並不會因為別人怎麼樣而改變。

謝謝你給了我這麼美好的一夜。

Everyone should be the 'One of a KIND'.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