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合伙人


在爸媽的威逼利誘下看了這部電影。一早就說這是不做作的片子,看完也確實是這樣覺得。什麼都說得太直白太走過程了,有一些細節銜接的不自然而且真讓人覺得做作啊。

我總是會把缺點快快的帶過。來說說這部電影帶來的一些想法吧。


美國,美國。

美國當真是那一代學子的夢嗎?現在這一代感覺要出國,有錢就行。由金錢換來的價值能與夢想劃上等號嗎?我想很難(這只是對部分人來說)。

我們都以為出了國,所相信的自由平等就會實現。現實有的時候是不是太殘酷到我們完全無法想像他的殘酷。走出國門固然是一種開眼界,但是同時換來的也是一種拼死拼活奮鬥卻完全看不見曙光的絕望。

人跟人是不一樣的。主要是因為生在不同的家庭,不同的成長環境,就一定有不同的活法。當然不是完全只有一條出路了。人生的多元可能性,可能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或者沒有勇氣去做決定的吧。所以,能不強求和別人一樣就不強求。這有什麼好虛榮的呢?

很多人在找到自己所要的之前搖擺不定,這也是正常的吧。從小問到大的「夢想是什麼」的問題,越長大,這個答案只會越平凡,或者說是會越貼近現實。

另外很不爽的是,這個電影就像個商業紀錄片,好讓人覺得不舒服。

不管是怎麼樣,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我們不能忘記當初的赤子之心。就算有商業利益的糾葛,在信任彼此之下還是可以繼續實現的。


啊~思路混亂,太困了。

 

“聰明”

一學期的出版行銷的課結束了。

我無法表達我有多感謝一個“好”的老師為我人生帶來的思考和進步。

謝謝王銘瑜老師。


有的時候,就那短短的接觸,一次兩次的共事,或者學生時代總會遇到的不同的老師,不管是一次代課,一個學期又或者是三年五年,總有這樣的人在默默的改變我們。

而我,十分感謝你們為我人生帶來的一點點改變。


王老師是十分認真的老師。每次聽她上課分享,和其他老師不一樣的是,她總會把三個小時排的剛剛好。她說,每次上課的三個小時,在這之前她要用許多許多個三個小時來演練。

期中報告的時候,我們做的很趕,以至於上台報告完全亂了套,時間完全無法掌控。老師說,連她這樣算有經驗的人,在上課前都要無數的練習,希望把最好的帶給...

 

好的老師就像一棵古樹,感覺很像。

我不知道跟多少人講過,大一的國文老師大概是我這輩子遇到過最好的老師之一了(注意,是之一),但絕對是大學裡遇到了最好最好的老師。而且這也是我第二次寫跟她的故事了。

大一的時候,單週每週的國文課,每次心煩意亂的時候,都會在下課的時候留下來找老師聊聊天。這次也不例外。我跟老師說,我從小到大都一直順順利利的,學校一直往越來越好的去,只不過高考的時候,莫名其妙的來了台灣。來了台灣吧,我也覺得不錯,也挺安心,只不過再這麼安心下去,恐怕不行。

我開始跟老師說,高中的時候怎麼怎麼樣,與初中的摯友聊到現在的環境怎麼怎麼樣。其實,我為什麼要說那些,我現在覺得,是追求一個心理安慰。我並不能回到高中的時候去,再繼續做那樣的事情。

當我囉哩八嗦一大堆,老師只是靜靜的說,雖然高中那樣的環境很難得,但並不見的過去的就是好的。一味沉醉在過去的輝煌裡並不能改變你現在什麼,既來之則安之,請往前看。

這句話突然打中了我,我不能因為現在不滿就沉醉於過去,人總是要往前看,往前走,如果你覺得對了,你就勇敢的去追,勇敢的去做。當你真的覺得那些犧牲是值得的時候,這一切也都值得了。

當然,到一個新環境所能遇到的狀況並不是我們能預估的,說不定更好,當然也更壞的可能。所有的東西,一直以來,都是要靠自己的自主性,不管有沒有來台灣,真正的能者並不會因為地理位置的改變而改變自身學習的習慣,一樣去吸收,一樣去深入,不管有沒有老師,不光老師怎麼樣,自己總是能夠給自己補充養分。這大概是學習的最理想境界吧。


我們追求很多,最終,也只不過是追求一個心靜。

 

兩年前,我從廣東實驗中學畢業了。我從來不會否認,可是也只能默默低調的說我是多麼為省實驕傲。

高中畢業後,我陰差陽錯的來台北世新大學開始我的大學生活。身邊的人事物環境開始跨越海峽地改變。沒有人認識我的高中,雖然問起了可是他們也不認識。每當這個時候,心裡會默默的難過。有時候會想,啊如果留在國內讀大學會怎麼樣呢。想想罷了。

高中三年是我最最最美好最最最青春的一段時光。最近因為一些事情常常想起來,可是我們都在成長,我們無法改變過去。有時候會想起黑土地,想起桂米,想起手撕雞,想起肥華,想起拉腸,這不只是吃貨的本性表現,更是象徵著我們在省實的美好回憶。

2012年11月3日,我在Facebook打下這樣的動態:想想高中的早餐,飯堂有炒麵、炒米粉、炒河粉、炒飯、炒義大利麵、湯麵(雞蛋面、桂林米粉、米粉)、煎餃、韭菜餃、玉米餅、蘿蔔糕、芋頭糕、馬蹄糕、黃金糕、燒賣、肉包、饅頭、豆漿、蒸腸粉、豬腸粉、白粥、皮蛋瘦肉粥、高考那天還有狀元及第粥、小賣部還有糯米雞、巧克力夾心、嘉頓雪芳一類+圓圓的有花生味芝士牛肉味的那個~~啊中午還有壽司、魚蛋、牛肉丸、章魚小丸子、各種湯水(綠豆沙、西米露、地瓜西米露、紫薯西米露、龜苓膏......)不知道數完了沒有...

的那一刻,我知道,沒有比省實更好的高中了。


基本上在這最最最美好最最最青春的三年裡,我把近兩年的時間貢獻給了這個@#$!^%!&^$的社團——省實之聲VOG——在VOG的這兩年不知道默默的影響了我未來多少呢。

當初完全沒有經驗的,我去應徵美宣。當時面試我的是Candy,白白QQ也很厲害的女生,她說話的時候習慣眯眼和推眼鏡。從那時起,我的VOG人生開始了。我開始有事沒事跑藝術科,在藝術科一待就是一個下午,一個晚上。親愛的王軍老師不時請我們吃他最愛的東北菜(也不是不時,應該是成功出一本的慶功吧?)他還說他跟那個黑土地的老板很熟,所以(?)我們每次翹晚修都吃的很開心。

一開始做美編,雖然每次美編都很累,工作量又大又集中,可是我們四個人——羊,券券和嘉智也是做的不亦樂乎,相信我們對VOG都有同樣深的感情。我們細細去改每一張圖,在我們的胡言亂語之下還出了一本WHY,而且還全賣光了。以上的六本封面,大概是我們參與的全部了。VOG那一年在我們手上,發光發熱,我們對她充滿了奮鬥的熱情,我們為她驕傲到不行,我們早早到飯堂拉桌子拉人手擺攤位,我們還拉著一車VOG跑去附中賣,我們為VOG做的所有所有,現在也不是一句兩句能說得清楚——我到底有多愛她。

直到高三下學期,有幾個晚上,偷偷溜去藝術科,繼續做著美宣的活。在那些時間裡,我好像忘記了高考的壓力,忘記了時間,忘記了所有所有,只專心做我要做的事情。那種感覺,美好的太理想太不真實,甚至到了現在無法追求這種感覺的時候,我還是會偶爾夢到。

我是喜歡這一種工作的,我是願意為她付出的。可是到了下一屆,下下屆,我知道情況越來越差,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找到能像我們一樣對VOG這麼忠誠熱血的一堆人。畢竟我們在高中的時間太有限了。高中階段結束,下一個階段馬上就要來了。我想為VOG做點什麼,卻不知道能做什麼。

聽軍哥說VOG停刊一年了,我寫這些不是為了要紀念死去的VOG,雖然我相信她有復活的可能。我只是在想,在VOG的這兩年,身邊的老師伙伴帶給我的那一種影響那一份情感,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體現出來了。我很珍惜,我也很感恩。我只希望她早日復活過來,若是可能,等我的求學階段結束,我也願意回到省實去拯救她,只不過不知道那時會不會太晚了。

高二換屆的時候,軍哥給我寫了這段話:

“看了你寫的編輯部的故事,酸酸的,有同感。從零五年開始雜誌社的主編要求我為編輯部故事寫序,我就沒同意,因為太愛VOG了,寫出來都是眼淚,所以就像你說的這是青春的見證,走過就值得了。但是每年我都面臨這個問題,太傷感了,我一直沒有放棄VOG是因為我見證了太多人的青春了,我沒有權利放棄,更不想放棄。你是這五年來我個人認為最有才最有思想的美編了,這是我的幸福,也是VOG的幸福。”——2010.7.7


我現在的專業,未來的專業,未來的工作,讓我受到最大啓發的就是從這裡,從VOG開始的。這也是省實給我的最大財富(雖然還有別的,下次再說==)。

我很感謝在VOG的這段時間,感謝王軍老師,感謝一起奮鬥的伙伴們,感謝你們。


我不願意看著VOG死去,看著青春死去,希望VOG有一天能夠再站起來。

 

We want change. Malaysia.

這一整個晚上,在Facebook上,關注著我的馬來西亞朋友——他們正密切關注著這次馬來西亞大選的投票結果。這不是一篇政治文,我想說只是以下一些瑣碎事,讓我們從時間推進來看這件事情。

大概一兩個月前,我開始接觸到「五月五,換政府」的口號。看似好幾個滿21歲的學長都為了這一次大選飛回馬來西亞了,他們滿懷希望回到自己祖國,為了這句口號實踐。

幾週前,陸續有馬來西亞同學換上了黃色的「We want change」的頭像,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極少涉政的我忍不住問了我身邊的朋友,我問她這次大選你們有什麼期望?她說,換政府。我問那你對這兩派有什麼看法。她說,她只知道現在執政的不好,對人民不好,什麼都不好,馬來西...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Logen Lerman & Emma Watson & Erza Miller

Charlie & Sam & Patrick

It makes people think a lot after we finish watching. It's such a meaningful film that remind me of my youth I had comparing to the Americans'.

At my high school, my live is only filled with study and prepare countlessly exams. I'm exhausted every weekday even on weekends during the junior three. Should we really need to have so much subjects and press from the college-entering test. Though, I recall to that theory of my high school, I feel very substantial. Meanwhile, we seems don't have much time to think about what our lives going to be in the future. This is so sad because we work really really hard but we don't know what we are preparing for. It's so complicated to tell how I really feel about my three years in high school or more three years in junior high school.

All in all, I don't regret it.

Another point in this film I want to talk about is the mental disease done to one. We should try to know more about that one but not escape from him/her. I know there's someone have this kind of problem around me but I always try to escape her or pretend notseeing her even never want to shake my hand to say hello to her. Deeply, she should feel sad and alone, but I dont even want to give a hand. I can't face this kind of situation, I scared. She must be scared too.

Let's think, maybe everyone will get some mental hurt in their heart that they could never mention, we should treat everybody equally, right? I just can't persuade myself, but I'll try, OK?


In this film, I like Patrick, I like Charlie too. Charlie is quiet but he is erudite, he understand, he choose not to hurt Elizabath though it's not good. He's very nice. Few young people love him though he never send his first kiss. I hope there's someone can love me too. Now not because I will be busy in preparing applying for my Master degree two yearlater. I just want to make some effort on my dreaming way, I should be work harder.

All the things gonna happen in the future, I'm very very looking forward to that.

 

近照一張。

好久不見。最近心情煩躁。月經不來。有點崩潰。又,很想回家,想遊學,想旅行。又,想做自己的手創品牌,想開自己的工作室。

總之,一切都太早。我懂。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