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字多。


這是一件不知道要怎麼從頭說起的事情。

總之,昨天,準備了兩個月的面試,我通過了,意思就是說,我要離開台灣了,我要去倫敦了,我要去學設計了,我要去追求自己所想要的東西了。

還記得在那一堂出版行銷的課上,老師給我們放了《THE LITTLE WHITE LIES》的短片,看著他們做這本雜誌,不光光是在做雜誌本身,更是在做設計,做藝術,做生活的這一種感覺,深深深深深深的觸動了我。我想這就是最最最一開始的動機吧。

於是,我立刻上網搜尋,瞭解各方面資料,於是於是,就有了與UAL台北辦事處的第一次談話,那一天是5月14日。

從5月14日到昨天7月11日,大概兩個月的時間。為了準備這個面試,廢寢忘食毫不誇張。在近兩年的大學生活中,大概只有這兩個月,我才感覺到我還活著。白天上課,晚上補習英文,回到住處10點半,再開始做作品集。常常做到3、4點,早上依舊能9點起床上課。連我都被自己的這種精神亢奮的狀態所嚇到了,我想,這大概就是走上正軌的感覺。

通過林靜阿姨的介紹,我認識了趙珣姐姐。我想我們倆的心理年齡應該差不多,雖然一開始只是在針對作品集做修正,直到大概是第五次見面?我們一不小心在一家24小時營業的餐廳暢所欲言到半夜。我想啊,我們一共相處的時間加起來可能也不超過24小時吧?可是,可是,我們卻好像認識了很多年的朋友一樣,也沒有年齡的差距(本來就沒有=),感覺可以一直講下去。

真的真的,特別感謝你,趙珣姐姐,雖然你最後讓我換的照片我也沒來得及去換,要加的照片也沒來得及去加,但是,如果沒有你,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現在的結果。


在上托福課的時候,我認識了Kate。她是一個....有著超標準美式口音的略略發福的長的超標緻的高學歷美女。雖然Kate的課很貴,但是每次在簡陋的麥當勞用英文稀裡嘩啦的聊著作品集和模擬著面試的時候,又有一種重生的感覺。因為她是那種很容易帶給人力量的人,呵呵呵的笑幾聲就能把頭頂的烏雲給呵呵散了的那一種。在剛開始跟她提的時候,她雖然很忙,但是還是擠出時間來了,除了錢的問題,我能感覺到她似乎是真心想幫我,才這麼爽快的答應了。(怎麼越寫越俗套下去了)


到6月十幾號的時候,我和路遙吃了一次飯。那一天,其實我們都很累,而且在居酒屋裡放肆地點了很多東西;我說,這距離這個知道要努力的日子才過去快一個月,我的作品集已經改了一稿二稿三稿四稿了,以神仙般地效率完成了很多事情。這其實是以前不敢想像的。這似乎是第一次,我很堅決的要做一件事情,我就突然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很順利,所有的好運似乎都降臨到我身上了,當然除了好運,也得很努力,當然,要努力的前提,大概是這是你感興趣的事情。

所以說,吸引力法則還是有道理的。如果是 真的想完成的事情,一定要努力+堅持,一定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


寫到這裡,突然沒有思路了。


講一下面試好了。

教授在我一進門的時候居然跟我握手,我還愣了一下。其實教授跟影片中一樣,我似乎覺得已經跟她很熟悉了,大概是在夢裡出現過千百次的面試場景。

我準備了很多問題,她幾乎都沒有問到。我不是覺得不爽,而是把重點放在太細節的地方了。以至於大的問題講起來的時候有點卡卡的。非常卡,雖然話很流利的從嘴巴里說出來了,但是感覺沒有什麼重點,也沒有什麼自信的感覺。教授批判了我幾個作品,她說這個不好,那個也不好,反而另外一個有意思多了;她說這個太商業化,我隨便在街上都能買到比這個更好的,可是那個卻很有趣,表達了很多東西,你知道「那個」是什麼嗎?——是《WHY》。

啊,謝天謝地,想謝的是,感謝省實和王軍老師,當我在VOG的時候,給了我那麼大的發揮空間;這些潛移默化的影響,總有一天會顯現出他的價值的。

教授又開始講起來,這是大概已經過了20分鐘了吧,於是於是,她突然說到“I would like to offer a place....”,我實在是無法忍住淚水,因為之前太緊張了,教授批判得太直接了,直接的讓我有一點慌張,而且問到的問題我沒有準備得很好,啊啊啊,就這樣,過了。

面試算是結束了,我還坐在位子上繼續哭,等工作人員給我拿來紙以後,我要求和教授合照了,她很開心的拿著我的小布袋;


最後用八個字總結:




夢想全過程:http://nian.so/#!/dream/32239

ps.這是第一次出現UAL的tag!! GOD!!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