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耳傾聽/宮崎駿


不知不覺來倫敦已經半年多,第二個學期草草結束,又到放假的時候。昨天帶著這學期的作品去上交,大概只用了三十秒就完成了整個過程。

最近心裡老是空虛空虛的,記得在台灣的時候,有一次迷茫得很,原本想打個電話給爸爸媽媽訴訴苦,誰知後來就哭了起來。結果,爸爸很生氣的在電話裡說,沒有什麼好迷茫的,多看書就是了。雖然到現在我也還沒多看幾本書,但是不迷茫的多了。

最近又看起了電影。剛來倫敦的時候其實不怎麼看電影,都是看講著中文的各種節目,也居然看起來大陸電視劇,因為那樣讓我起碼會有一點親切的感覺,而且也不累心。看個電影,看完之後思緒亂的很。

昨天和朋友看展,她比我大幾歲,講起她的朋友面臨著相親結婚生子的壓力,“很多人都是勉強著過著一生”,到底有多少人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這樣一輩子下去?

晚上回到家裡,點開這部下載了很久的電影。其實看的時候狀態很不好,一邊玩2048一邊看著。就連這樣,看完之後心裡也是思緒萬千。日本的小鎮原來這麼美啊,如果我也可以如片中老爺爺般在晚年開一家安靜的精緻的店,有一個優秀帥氣的孫子,那該多好啊。如果把這些情節拖到現代韓劇中,讓人覺得狗血急了。但是在宮老先生的片中,卻會讓人覺得那是簡單極了的幸福。講起喜歡的人就會臉紅,初中班上的同學喜歡就會寫情書、告白,為了引起喜歡的女生的注意在她之前借書並把自己的名字寫在讀書卡上。那些簡單美好的過去,在現在看來是多麼珍貴。看看這個片子的時間,1995年,卻讓這個在20年後看到片子的人羨慕至極。

比起最後說到結不結婚的問題,這一幕劇照讓我更為喜歡,有一種琴瑟和鳴的美感。(想起甄嬛傳裡的長相思和長相守,其實是甄嬛和十七爺)

在這個滿腔感情要抒發的年紀,卻沒有一個這樣的人。

 

2013, London


現在是倫敦時間2月28日晚上,明天就是3月了。

日子過得好快,在倫敦一轉眼就五個月了。最近情緒起伏很大,想了很多事情,也認識了新的朋友。

昨晚去看了那個傳說中“..皆禍害”的小組,讓我覺得心裡平靜多了。我們或多或少都受著他們的操控,我們都被他們的“理想我”強加著,我現在所能做的也就是遠離他們的身邊,以一週一次電話的我還可以接受的程度來表達彼此的感受。

最近深深地感受到,原來從小以來,我就被“憋著”長大,不敢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不敢不看大人的臉色,不敢隨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永遠怕被這個罵,被那個罵。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總是要偷偷摸摸做很多事情,原來我從那個時候起就已經裡外不是人了阿。真可笑。如今的我,分辨不出喜怒哀樂的感覺,我平靜的看待著一些事情,一些人,就算被逼到崩潰了我也還是能夠忍下去,我妥協。

如今也是一樣,跟一位新朋友溝通的時候發現,雖然也不是說溺愛,但是那種父女的關係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好像也沒有什麼可以依靠,一直以來靠著自己可笑的內心,滿足他們膨脹的欲望。他們似乎從來沒有問過我過的開不開心,有沒有交到朋友。而是問我英文有沒有進步,有沒有做什麼作品發過來看看,錢夠不夠用。這些問題我雖然一個都不想回答,但我也把這當作是他們關心我的一種方式。有的時候,甚至都不是問題,要多跟老師溝通,要去這裡那裡實習,不要跟中國人混在一起,要多跟外國人交流,要多融入他們的世界,不要畢業回來還是那樣。講這些的時候,我根本沒有什麼好說的。有的時候連中國人都不想跟他們講話,何況是融入外國人呢。

能不能不要強加這些東西給我,你知道就算你不要求,我也可以做到的。


再過兩天就要21歲了。我還沒想好21歲的人生會有什麼改變,得到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我依然會好好加油的,在我還沒有完全封閉自己之前。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