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

娄烨


伦敦


是昨天晚上看的。想去就去了,就算没人跟我一起去。偶尔觉得这也是一种洒脱的精神。昨晚时间排的很糟糕,四点半拿着愉悦的票进了水族馆,本来以为可以看看心爱的鱼儿们到七点,谁知道五点半就出来了,在伦敦大街上逛了一下,因为是星期天,所以店铺早早就关门了。

无奈逛完超市拿着东西在电影院等开场。

我忘记是怎么知道娄烨这个名字的了。只记得一直很想看他的片子,但是都鲜有片源。阴差阳错遇上伦敦华语电影节,居然在伦敦把这个片子看了。国外国外,其实有中国人的地方,中国人的力量还是足够强大到让你模糊了地理的概念。

电影院的椅子有点矮,前面的人有点挡着我。看这个电影的前一天听了坏蛋调频的介绍。当那些恍恍惚惚灰灰亮亮的画面终于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就感觉头上被盖上了个金鱼缸,好像在梦里,好像在我可以自己醒来的梦里,好像在被爱情包围的梦里,开心着,笑着,拉着他的手。

梦要醒了,我不愿意。我也想和个谁远走高飞,消失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但是始终都是孤独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感触,眼泪一直欲涌而出却又在某个时刻止住了。

他们的世界如此简单,如此敏感。前段时间我总结了一个我不这么outgoing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脑子被我的嘴快,脑子一瞬间触碰到就了然的事情,还轮不到嘴上说出来,这个话题就已经过去了。

这样的情景片慢慢变成了我麻醉自己的一个方式,沉浸在一个故事里。

 

最佳出价


室友回家了,一个人的生活突然有点不适应。不能想象该怎么样一个人对着这些肖像过着大半辈子,却在最后一点日子里,爱上一个骗了他所有家产的女人。

故事结束我还没想明白。

值得吗?值得。当你把爱情放上拍卖台,不可能谁出的价格高,谁就能获得伟大的爱情。至少,在爱情的世界里面,我们都还算是平等的。

 

Adaptation.

2002.


长又不长的两个小时。我忘记我是怎么找到这部电影的了。但是看完之后,只是希望片尾曲的时间可以再长一点,让我静止一下。

电影总是能够让我专心,专心投入到一个你从不曾企及的故事。故事结束,有的时候美满,有的时候错愕,有的时候,只是希望结尾黑幕的时候可以再长一点。

为什么有的人可以突然对一个事情充满热情,但是又在一瞬间内立刻失去热情。我尝尝做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中文解释可以说成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一开始,我以为这两兄弟只是主角的幻想,幻想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慢慢慢慢,发现这是一对双胞胎。可能是,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已经变成一种习惯,直到他弟弟在迈阿密因为那些奇怪的意外而死去。反差太大了。从一种常常恼怒被打扰的状态转变到这个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是一种把握不住的Sadness。

最近在组织中文的时候,竟然发现有的时候措辞已经没有办法那么顺畅了,觉得有些忧伤。我知道英文很美,但是我能把握的英文要写的再美也美不过我的中文。

感情中也是一样。要不是室友一天到晚跟我抱怨他的男朋友,我简直想干脆跟她说,分手试试吧。有些事情,时间久了,麻木了没有新鲜感了,也就开始出现了一堆堆抱怨,各种恼怒,动不动就吵架。适当的距离是需要的。

最近变的有一些不想联络其他人,对那些虚情假意的人,懒得联系。我有时候表现成这样可能是有点粗鲁,但是我觉得我不需要浪费时间在这些虚情假意的人身上。邀请一次,两次,都是满脸欢喜的说,哦,是吗,我很乐意来。最后都是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了。我就不会问第三次了。


不要浪费时间在这些不相关的人生上,过好自己的生活。

 

猜火车。


被很多人推荐过,今天终于自己体会了一把。电影结束之后心情有点复杂。惯常地上豆瓣搜剧照,搜影人。这1996年的电影,看到那个时候的伦敦,和荒凉的爱丁堡。

今天下午从Beatrice那里回来的时候,还特别看了一下对面的英式的咖啡色的楼房以及四点的阳光。就跟电影里一样一样的。灰色,特别是这里的颜色。大部分的时候伦敦都是灰色的,有点阳光的时候,算是暖灰色的。

像Mark一样,大部分时候,人都会给自己找借口。想过上新的生活,却摆脱不了过去。如果是我,我实在是一分一秒都不想跟那暴躁的人在一起了。再一起过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我还是依旧地不理会他人,努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One day

Em & Dex


忙碌的一个星期结束了,这一年我的周末也提早了一天。于是我可以在星期五早晨在阳光中自然的醒来,彻底的放松,再去安排周末的事情。

以及,最近着迷于把硬盘里以前看过的电影翻出来看。今天早上在一种莫名的失落中早早的醒来,作业交了,影片展了。在最需要睡眠的早上却又好似不太需要。失落了一阵,打开电脑,开始找电影。

常常有间歇性的电影上瘾症,有的时候会一天看四五部,也有的时候会好几个月都不看一部电影。沉浸在一个故事中的感觉是如此美好。昨晚有几个朋友来家里做饭聊天,接着看电影。那可能是我第一个搬家以来如此超过两个人欢乐的夜晚。她们聊了很多感情的事情,说到我,确实是没什么好说的。有些事情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不是吗?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把同一部电影看上十几二十遍。最近醒悟了,从我看这部电影的第二次起,我就知道我可能还会再看下一次。One day里面最让人错愕的是Emma出车祸的片段,虽然是时光倒流,起码有一个好的结尾。常常有人问起感情的事情,有些问题就是找不到答案,或许是天时地利人和还没有准备好,那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记得我有买one day的原版小说,去把它找出来慢慢读。

 

On the Road, Jack Kerouac

Sal Paradise & Dean Moriaty


恰好要来美国的前一天晚上知道了这本书有电影,断断续续的在来美国的第四个晚上把电影看完了。书也在来美国之前买好了带着。

双鱼座对一些事物总有莫名的执念,如公路,旅行。


刚来美国,遇上了一群朋友要从Tempe开车到Antelope Canyon和Horseshoe Bend,再到Las Vegas,那些曾经出现在电影中的名字,慢慢跟生活接轨,其实他们也并不是这么神秘。一路上看着沙漠,仙人掌,落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当你慢慢的走出你的Comfort zone,去接触你从来没有接触的事物,踏上你从来没有到过的土地,看他们的风景,读他们的文字,并不需要快门,只是要记着,或者经历着。


电影结束之后,只是在想,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就算你有什么样的朋友也不能证明你是什么样的人。觉得自己和Sal很像,虽然没这么落魄,但仍旧不愿意为了生活妥协一些事情。无论是感情、友情,有的时候该断就断,该把持的时候把持住。纸和笔都快用完了,还是想尽办法把才华和想法抒发出来。


突然想起上次在日本跟Aaron交谈的那个下午,他翻开自己的旅游日记本,就开始读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英文读起来特别好听,那抑扬顿挫让人着实印象深刻,觉得朗读英文是一件很美丽的事情。


回到路上,现在从Tempe,过了峡谷、沙漠,转折到Las Vegas过了一个不眠夜,现在在San Diego好友的宽敞木结构的宿舍里打着字,敲打键盘的声音伴随着冷气,有些情感愈来愈难写的明白。

 

2013, London


現在是倫敦時間2月28日晚上,明天就是3月了。

日子過得好快,在倫敦一轉眼就五個月了。最近情緒起伏很大,想了很多事情,也認識了新的朋友。

昨晚去看了那個傳說中“..皆禍害”的小組,讓我覺得心裡平靜多了。我們或多或少都受著他們的操控,我們都被他們的“理想我”強加著,我現在所能做的也就是遠離他們的身邊,以一週一次電話的我還可以接受的程度來表達彼此的感受。

最近深深地感受到,原來從小以來,我就被“憋著”長大,不敢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不敢不看大人的臉色,不敢隨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永遠怕被這個罵,被那個罵。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總是要偷偷摸摸做很多事情,原來我從那個時候起就已經裡外不是人了阿。真可笑。如今的我,分辨不出喜怒哀樂的感覺,我平靜的看待著一些事情,一些人,就算被逼到崩潰了我也還是能夠忍下去,我妥協。

如今也是一樣,跟一位新朋友溝通的時候發現,雖然也不是說溺愛,但是那種父女的關係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好像也沒有什麼可以依靠,一直以來靠著自己可笑的內心,滿足他們膨脹的欲望。他們似乎從來沒有問過我過的開不開心,有沒有交到朋友。而是問我英文有沒有進步,有沒有做什麼作品發過來看看,錢夠不夠用。這些問題我雖然一個都不想回答,但我也把這當作是他們關心我的一種方式。有的時候,甚至都不是問題,要多跟老師溝通,要去這裡那裡實習,不要跟中國人混在一起,要多跟外國人交流,要多融入他們的世界,不要畢業回來還是那樣。講這些的時候,我根本沒有什麼好說的。有的時候連中國人都不想跟他們講話,何況是融入外國人呢。

能不能不要強加這些東西給我,你知道就算你不要求,我也可以做到的。


再過兩天就要21歲了。我還沒想好21歲的人生會有什麼改變,得到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我依然會好好加油的,在我還沒有完全封閉自己之前。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