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我從廣東實驗中學畢業了。我從來不會否認,可是也只能默默低調的說我是多麼為省實驕傲。

高中畢業後,我陰差陽錯的來台北世新大學開始我的大學生活。身邊的人事物環境開始跨越海峽地改變。沒有人認識我的高中,雖然問起了可是他們也不認識。每當這個時候,心裡會默默的難過。有時候會想,啊如果留在國內讀大學會怎麼樣呢。想想罷了。

高中三年是我最最最美好最最最青春的一段時光。最近因為一些事情常常想起來,可是我們都在成長,我們無法改變過去。有時候會想起黑土地,想起桂米,想起手撕雞,想起肥華,想起拉腸,這不只是吃貨的本性表現,更是象徵著我們在省實的美好回憶。

2012年11月3日,我在Facebook打下這樣的動態:想想高中的早餐,飯堂有炒麵、炒米粉、炒河粉、炒飯、炒義大利麵、湯麵(雞蛋面、桂林米粉、米粉)、煎餃、韭菜餃、玉米餅、蘿蔔糕、芋頭糕、馬蹄糕、黃金糕、燒賣、肉包、饅頭、豆漿、蒸腸粉、豬腸粉、白粥、皮蛋瘦肉粥、高考那天還有狀元及第粥、小賣部還有糯米雞、巧克力夾心、嘉頓雪芳一類+圓圓的有花生味芝士牛肉味的那個~~啊中午還有壽司、魚蛋、牛肉丸、章魚小丸子、各種湯水(綠豆沙、西米露、地瓜西米露、紫薯西米露、龜苓膏......)不知道數完了沒有...

的那一刻,我知道,沒有比省實更好的高中了。


基本上在這最最最美好最最最青春的三年裡,我把近兩年的時間貢獻給了這個@#$!^%!&^$的社團——省實之聲VOG——在VOG的這兩年不知道默默的影響了我未來多少呢。

當初完全沒有經驗的,我去應徵美宣。當時面試我的是Candy,白白QQ也很厲害的女生,她說話的時候習慣眯眼和推眼鏡。從那時起,我的VOG人生開始了。我開始有事沒事跑藝術科,在藝術科一待就是一個下午,一個晚上。親愛的王軍老師不時請我們吃他最愛的東北菜(也不是不時,應該是成功出一本的慶功吧?)他還說他跟那個黑土地的老板很熟,所以(?)我們每次翹晚修都吃的很開心。

一開始做美編,雖然每次美編都很累,工作量又大又集中,可是我們四個人——羊,券券和嘉智也是做的不亦樂乎,相信我們對VOG都有同樣深的感情。我們細細去改每一張圖,在我們的胡言亂語之下還出了一本WHY,而且還全賣光了。以上的六本封面,大概是我們參與的全部了。VOG那一年在我們手上,發光發熱,我們對她充滿了奮鬥的熱情,我們為她驕傲到不行,我們早早到飯堂拉桌子拉人手擺攤位,我們還拉著一車VOG跑去附中賣,我們為VOG做的所有所有,現在也不是一句兩句能說得清楚——我到底有多愛她。

直到高三下學期,有幾個晚上,偷偷溜去藝術科,繼續做著美宣的活。在那些時間裡,我好像忘記了高考的壓力,忘記了時間,忘記了所有所有,只專心做我要做的事情。那種感覺,美好的太理想太不真實,甚至到了現在無法追求這種感覺的時候,我還是會偶爾夢到。

我是喜歡這一種工作的,我是願意為她付出的。可是到了下一屆,下下屆,我知道情況越來越差,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找到能像我們一樣對VOG這麼忠誠熱血的一堆人。畢竟我們在高中的時間太有限了。高中階段結束,下一個階段馬上就要來了。我想為VOG做點什麼,卻不知道能做什麼。

聽軍哥說VOG停刊一年了,我寫這些不是為了要紀念死去的VOG,雖然我相信她有復活的可能。我只是在想,在VOG的這兩年,身邊的老師伙伴帶給我的那一種影響那一份情感,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體現出來了。我很珍惜,我也很感恩。我只希望她早日復活過來,若是可能,等我的求學階段結束,我也願意回到省實去拯救她,只不過不知道那時會不會太晚了。

高二換屆的時候,軍哥給我寫了這段話:

“看了你寫的編輯部的故事,酸酸的,有同感。從零五年開始雜誌社的主編要求我為編輯部故事寫序,我就沒同意,因為太愛VOG了,寫出來都是眼淚,所以就像你說的這是青春的見證,走過就值得了。但是每年我都面臨這個問題,太傷感了,我一直沒有放棄VOG是因為我見證了太多人的青春了,我沒有權利放棄,更不想放棄。你是這五年來我個人認為最有才最有思想的美編了,這是我的幸福,也是VOG的幸福。”——2010.7.7


我現在的專業,未來的專業,未來的工作,讓我受到最大啓發的就是從這裡,從VOG開始的。這也是省實給我的最大財富(雖然還有別的,下次再說==)。

我很感謝在VOG的這段時間,感謝王軍老師,感謝一起奮鬥的伙伴們,感謝你們。


我不願意看著VOG死去,看著青春死去,希望VOG有一天能夠再站起來。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