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網絡 攝影 游輝弘

今晚在中正紀念堂國際戲劇院看了夢寐以求的雲門舞集的《流浪者之歌》,我無法表達我對我極低的藝術造詣有多悔恨,多麼好的一個作品,我也多麼想由心底地被感動流淚。

準備高考作文素材時,對《流浪者之歌》的那些細細的描寫,我今晚看到了。有些瞬間,覺得非常非常不真實。我又要說,我從來沒想過回來台灣讀書,更沒想著那時那刻我竟然可以坐在國家戲劇院裡面看著雲門舞集演出《流浪者之歌》。感謝命運的安排,讓我來到了台灣。

拋開對作品的感受不說,反正我也說不好。台灣觀眾的素質之高令我驚覺,其實我們差異那麼大,原來表面上看不出來的差異,在這種高雅藝術的場合上就會出現天與地的差別。他們很安靜很專注地看表演,他們很用心很用力地鼓掌,一次一次又一次,而雲門也很用心地一次一次又一次地謝幕。觀眾感謝雲門地演出,雲門也感謝觀眾地欣賞。

總之,我很感謝這次地演出,內心是有震撼地,只不過還在一個似懂非懂地階段。感謝雲門,感謝流浪者之歌。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