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始基金會療養院,台北,萬芳國小。

台灣的大學有一門必修課叫做服務教育,不管是系、院或社團。多半是做做愛心,捐捐發票,打掃打掃公共場所,而今天,我們來之前並不知道要做什麼,以為只是簡單的做一些事情而已——雖然今天的事情也不難,卻讓人心裡留下了一些什麼——與植物人對話。

在台灣,這樣的慈善機構不少,用台灣人的話來說,就是四個字——「佛心來的」。創始基金會服務內容包括三部分:痴呆老人、植物病人和街友。他們憑著愛心人士的捐款,以及募發票得到的獎金(可能還有別的收入~)來支撐基金會的運營。

我沒有想過我會與植物人對話。

我不敢看他們。

更不知道「聊聊天」要從哪裡開始。

他們曾經都是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活潑的生命。可能是意外,只留下他們全身一雙眨巴眨巴的眼睛。他們聽得到,他們也看得到,他們很清醒。但是部分腦細胞死亡讓他們用盡十幾年甚至下半輩子都在等待一個重新復活的可能。

想起不久前因爺爺重病趕回老家探望的情形。重症病房裡,多是這樣的病人,我不清楚他們是中風或是其他,有一些病床旁一天到晚都有家人的守候,其中一床,每天晚上都會來一位女士,看她嫻熟的手法,我們猜想可能是專業的看護吧。後來一問,躺著的是她爸爸,她這樣每天下班後往來醫院已經長達七年。

七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這樣的病人,家人們到底應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對應呢。在創世基金會裡的三十多位病人,大部份時間與他們相處的是護士和義工,他們的家人不常來,比他們家人更常來的是做「服務教育」的學生。

我一開始的時候情緒略崩潰,脆弱的無法跟他們說話。後來經過志工的開導,心情平復之後,再去試著跟他們說話,講一些自己覺得有趣的事情,講著講著,覺得也挺好的,雖然他們沒有動,沒有說話,但從他們呆滯的眼神中,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他們在聽我說話,喔,還有微微上揚的嘴角。

希望希望,他們有一天都可以醒過來,這不只是期望慈善機構可以為他們帶來生的希望,而是每一個通過「服務教育」去探望他們的學生和志工可以為他們帶來的,更是隨手捐發票,說不定就能在經濟上給他們更大的幫助。

經過這一次,我們真的該學會珍惜生命,懂得知足的快樂,同時,應該更腳踏實地地去追求我們想要的生活。

 
评论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