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age Beauty

Alexander McQueen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赶在明天去美国之前,把传说中的这个展看了。下午在V&A的时候,已经感受到身边的人的浓浓的时尚气息。

对Alexander McQueen之前的印象?说实话没什么大印象,知道他的骷髅头,知道他喜欢用很多羽毛做裙子,知道他的鞋子Lady Gaga喜欢穿。大概是这样。McQueen的展从去年就开始宣传了,大概前来的人络绎不绝,票也一早就卖光了。幸好有Member的卡,可以畅通无阻。

看之前,在各大平台也看了不少的介绍。但当你真正走进展场的时候,气氛还是不太一样。显然V&A这次也用足心机,看过之后觉得这些付出才算是对得起McQueen那艺术品般的作品。

McQueen是那样才华横溢,时而像火,时而像水,时而温柔,时而狂野。从他的Portrait里面看不出他的才华,反倒是他的平静,他的任性,跟所有人都一样。这里不说他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看到他的作品,那些曾经出现在电视中,杂志上的作品,惊艳的让人伫立在前久久不肯挪动脚步。现在想不起来当场是什么音乐,当时那些时而催泪,时而悲壮,时而温婉,时而细腻的声音,就像是把McQueen心中的那些画面娓娓道来一般。真的像是走进天才的脑子里,那些巨大的玻璃盒,把一件件作品放的高高的,让人们抬头去,仰望星空一般仰望他们。

耳边不断传来赞叹的声音,是啊,他是真的热爱。那我们呢,同为学习艺术的人们啊,我们的热情去哪里了呢,我们的行动又去哪里了呢?在有限的时间里,他却做出了无限的作品,那些不知道要花上几十甚至上百小时完成的作品。相比起天才来说,我们确实太懒惰了吧。有的人想着赚钱,有的人想着发大财。真正想着能把作品认认真真做好的人,并且能够花时间做好的人,却又有多少呢?

我不抱怨,我惭愧。

 

In your eyes


跟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总是要交代越来越多的事情,有的时候因为懒得交代这么多事情而不想去认识新的朋友。谁能想到还能有这么一个人在你的脑海里,看你所看,闻你所闻,感受你所感受,与你从小一起长大。

我是愿意沉浸在这样的故事中的,毕竟现实总是不如意。

 

推拿

娄烨


伦敦


是昨天晚上看的。想去就去了,就算没人跟我一起去。偶尔觉得这也是一种洒脱的精神。昨晚时间排的很糟糕,四点半拿着愉悦的票进了水族馆,本来以为可以看看心爱的鱼儿们到七点,谁知道五点半就出来了,在伦敦大街上逛了一下,因为是星期天,所以店铺早早就关门了。

无奈逛完超市拿着东西在电影院等开场。

我忘记是怎么知道娄烨这个名字的了。只记得一直很想看他的片子,但是都鲜有片源。阴差阳错遇上伦敦华语电影节,居然在伦敦把这个片子看了。国外国外,其实有中国人的地方,中国人的力量还是足够强大到让你模糊了地理的概念。

电影院的椅子有点矮,前面的人有点挡着我。看这个电影的前一天听了坏蛋调频的介绍。当那些恍恍惚惚灰灰亮亮的画面终于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就感觉头上被盖上了个金鱼缸,好像在梦里,好像在我可以自己醒来的梦里,好像在被爱情包围的梦里,开心着,笑着,拉着他的手。

梦要醒了,我不愿意。我也想和个谁远走高飞,消失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但是始终都是孤独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感触,眼泪一直欲涌而出却又在某个时刻止住了。

他们的世界如此简单,如此敏感。前段时间我总结了一个我不这么outgoing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脑子被我的嘴快,脑子一瞬间触碰到就了然的事情,还轮不到嘴上说出来,这个话题就已经过去了。

这样的情景片慢慢变成了我麻醉自己的一个方式,沉浸在一个故事里。

 

最佳出价


室友回家了,一个人的生活突然有点不适应。不能想象该怎么样一个人对着这些肖像过着大半辈子,却在最后一点日子里,爱上一个骗了他所有家产的女人。

故事结束我还没想明白。

值得吗?值得。当你把爱情放上拍卖台,不可能谁出的价格高,谁就能获得伟大的爱情。至少,在爱情的世界里面,我们都还算是平等的。

 

Adaptation.

2002.


长又不长的两个小时。我忘记我是怎么找到这部电影的了。但是看完之后,只是希望片尾曲的时间可以再长一点,让我静止一下。

电影总是能够让我专心,专心投入到一个你从不曾企及的故事。故事结束,有的时候美满,有的时候错愕,有的时候,只是希望结尾黑幕的时候可以再长一点。

为什么有的人可以突然对一个事情充满热情,但是又在一瞬间内立刻失去热情。我尝尝做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中文解释可以说成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一开始,我以为这两兄弟只是主角的幻想,幻想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慢慢慢慢,发现这是一对双胞胎。可能是,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已经变成一种习惯,直到他弟弟在迈阿密因为那些奇怪的意外而死去。反差太大了。从一种常常恼怒被打扰的状态转变到这个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是一种把握不住的Sadness。

最近在组织中文的时候,竟然发现有的时候措辞已经没有办法那么顺畅了,觉得有些忧伤。我知道英文很美,但是我能把握的英文要写的再美也美不过我的中文。

感情中也是一样。要不是室友一天到晚跟我抱怨他的男朋友,我简直想干脆跟她说,分手试试吧。有些事情,时间久了,麻木了没有新鲜感了,也就开始出现了一堆堆抱怨,各种恼怒,动不动就吵架。适当的距离是需要的。

最近变的有一些不想联络其他人,对那些虚情假意的人,懒得联系。我有时候表现成这样可能是有点粗鲁,但是我觉得我不需要浪费时间在这些虚情假意的人身上。邀请一次,两次,都是满脸欢喜的说,哦,是吗,我很乐意来。最后都是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了。我就不会问第三次了。


不要浪费时间在这些不相关的人生上,过好自己的生活。

 

猜火车。


被很多人推荐过,今天终于自己体会了一把。电影结束之后心情有点复杂。惯常地上豆瓣搜剧照,搜影人。这1996年的电影,看到那个时候的伦敦,和荒凉的爱丁堡。

今天下午从Beatrice那里回来的时候,还特别看了一下对面的英式的咖啡色的楼房以及四点的阳光。就跟电影里一样一样的。灰色,特别是这里的颜色。大部分的时候伦敦都是灰色的,有点阳光的时候,算是暖灰色的。

像Mark一样,大部分时候,人都会给自己找借口。想过上新的生活,却摆脱不了过去。如果是我,我实在是一分一秒都不想跟那暴躁的人在一起了。再一起过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我还是依旧地不理会他人,努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One day

Em & Dex


忙碌的一个星期结束了,这一年我的周末也提早了一天。于是我可以在星期五早晨在阳光中自然的醒来,彻底的放松,再去安排周末的事情。

以及,最近着迷于把硬盘里以前看过的电影翻出来看。今天早上在一种莫名的失落中早早的醒来,作业交了,影片展了。在最需要睡眠的早上却又好似不太需要。失落了一阵,打开电脑,开始找电影。

常常有间歇性的电影上瘾症,有的时候会一天看四五部,也有的时候会好几个月都不看一部电影。沉浸在一个故事中的感觉是如此美好。昨晚有几个朋友来家里做饭聊天,接着看电影。那可能是我第一个搬家以来如此超过两个人欢乐的夜晚。她们聊了很多感情的事情,说到我,确实是没什么好说的。有些事情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不是吗?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把同一部电影看上十几二十遍。最近醒悟了,从我看这部电影的第二次起,我就知道我可能还会再看下一次。One day里面最让人错愕的是Emma出车祸的片段,虽然是时光倒流,起码有一个好的结尾。常常有人问起感情的事情,有些问题就是找不到答案,或许是天时地利人和还没有准备好,那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记得我有买one day的原版小说,去把它找出来慢慢读。

 

On the Road, Jack Kerouac

Sal Paradise & Dean Moriaty


恰好要来美国的前一天晚上知道了这本书有电影,断断续续的在来美国的第四个晚上把电影看完了。书也在来美国之前买好了带着。

双鱼座对一些事物总有莫名的执念,如公路,旅行。


刚来美国,遇上了一群朋友要从Tempe开车到Antelope Canyon和Horseshoe Bend,再到Las Vegas,那些曾经出现在电影中的名字,慢慢跟生活接轨,其实他们也并不是这么神秘。一路上看着沙漠,仙人掌,落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当你慢慢的走出你的Comfort zone,去接触你从来没有接触的事物,踏上你从来没有到过的土地,看他们的风景,读他们的文字,并不需要快门,只是要记着,或者经历着。


电影结束之后,只是在想,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就算你有什么样的朋友也不能证明你是什么样的人。觉得自己和Sal很像,虽然没这么落魄,但仍旧不愿意为了生活妥协一些事情。无论是感情、友情,有的时候该断就断,该把持的时候把持住。纸和笔都快用完了,还是想尽办法把才华和想法抒发出来。


突然想起上次在日本跟Aaron交谈的那个下午,他翻开自己的旅游日记本,就开始读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英文读起来特别好听,那抑扬顿挫让人着实印象深刻,觉得朗读英文是一件很美丽的事情。


回到路上,现在从Tempe,过了峡谷、沙漠,转折到Las Vegas过了一个不眠夜,现在在San Diego好友的宽敞木结构的宿舍里打着字,敲打键盘的声音伴随着冷气,有些情感愈来愈难写的明白。

 

后会无期

韩寒


不想用繁体字了,因为已经离开台湾了。


连续两天看了两次,还是很喜欢。但是在网上找不到最喜欢的剧照。

我不是韩寒的脑残粉,对电影也没有抱着什么过高的期望。反而这样是好的,没有期望就不会失望。

讲得好像很勉强,但其实是惊喜的。第一次去看的时候有两位大学新鲜人,其中一位大概是韩寒的粉丝并且已经看了太多剧透,剧透绝对是一件太可恶的事情。不只是她,电影放映期间,讨论声此起彼伏,“噢,这不就是那谁谁谁吗?”之类的讨厌的声音。

并且,我也不是很能够理解观众们的笑点。有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点点心酸又讽刺的情节,却被观众们的笑声掩盖过,着实是让人觉得很讨厌。

我愚蠢的认为,他们不懂。不懂离开家乡又回到家乡的落差感,不懂在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却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的失落,不懂一个人旅行的路上遇到聊的愉快又无法不告别的朋友,不懂沉静的看自己的内心能不能不如此浮躁,等等等等。

第二次去看依旧如此,旁边人刮躁的令我狠狠拍了她一下,让她小声一些。这次不同的是,同去的是大概我认为只有她能跟我有一样的心情了的高中旧友。我们看到电影最后的最后,直到片尾曲结束,画面停止,全场只剩我们两个,才慢慢的走出去。三年来换了两个地方,三个不同的世界,一路上遇到很多人,该珍惜的会珍惜,不需要珍惜的也就让他们慢慢淡出吧。

我从来不是能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某种程度上这种能力还是在慢慢提升)。未来,不想它太清晰,也不想它太模糊。只是想弄清楚抛开这一些自己本来是什么样子。

 

側耳傾聽/宮崎駿


不知不覺來倫敦已經半年多,第二個學期草草結束,又到放假的時候。昨天帶著這學期的作品去上交,大概只用了三十秒就完成了整個過程。

最近心裡老是空虛空虛的,記得在台灣的時候,有一次迷茫得很,原本想打個電話給爸爸媽媽訴訴苦,誰知後來就哭了起來。結果,爸爸很生氣的在電話裡說,沒有什麼好迷茫的,多看書就是了。雖然到現在我也還沒多看幾本書,但是不迷茫的多了。

最近又看起了電影。剛來倫敦的時候其實不怎麼看電影,都是看講著中文的各種節目,也居然看起來大陸電視劇,因為那樣讓我起碼會有一點親切的感覺,而且也不累心。看個電影,看完之後思緒亂的很。

昨天和朋友看展,她比我大幾歲,講起她的朋友面臨著相親結婚生子的壓力,“很多人都是勉強著過著一生”,到底有多少人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這樣一輩子下去?

晚上回到家裡,點開這部下載了很久的電影。其實看的時候狀態很不好,一邊玩2048一邊看著。就連這樣,看完之後心裡也是思緒萬千。日本的小鎮原來這麼美啊,如果我也可以如片中老爺爺般在晚年開一家安靜的精緻的店,有一個優秀帥氣的孫子,那該多好啊。如果把這些情節拖到現代韓劇中,讓人覺得狗血急了。但是在宮老先生的片中,卻會讓人覺得那是簡單極了的幸福。講起喜歡的人就會臉紅,初中班上的同學喜歡就會寫情書、告白,為了引起喜歡的女生的注意在她之前借書並把自己的名字寫在讀書卡上。那些簡單美好的過去,在現在看來是多麼珍貴。看看這個片子的時間,1995年,卻讓這個在20年後看到片子的人羨慕至極。

比起最後說到結不結婚的問題,這一幕劇照讓我更為喜歡,有一種琴瑟和鳴的美感。(想起甄嬛傳裡的長相思和長相守,其實是甄嬛和十七爺)

在這個滿腔感情要抒發的年紀,卻沒有一個這樣的人。

 

2013, London


現在是倫敦時間2月28日晚上,明天就是3月了。

日子過得好快,在倫敦一轉眼就五個月了。最近情緒起伏很大,想了很多事情,也認識了新的朋友。

昨晚去看了那個傳說中“..皆禍害”的小組,讓我覺得心裡平靜多了。我們或多或少都受著他們的操控,我們都被他們的“理想我”強加著,我現在所能做的也就是遠離他們的身邊,以一週一次電話的我還可以接受的程度來表達彼此的感受。

最近深深地感受到,原來從小以來,我就被“憋著”長大,不敢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不敢不看大人的臉色,不敢隨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永遠怕被這個罵,被那個罵。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總是要偷偷摸摸做很多事情,原來我從那個時候起就已經裡外不是人了阿。真可笑。如今的我,分辨不出喜怒哀樂的感覺,我平靜的看待著一些事情,一些人,就算被逼到崩潰了我也還是能夠忍下去,我妥協。

如今也是一樣,跟一位新朋友溝通的時候發現,雖然也不是說溺愛,但是那種父女的關係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好像也沒有什麼可以依靠,一直以來靠著自己可笑的內心,滿足他們膨脹的欲望。他們似乎從來沒有問過我過的開不開心,有沒有交到朋友。而是問我英文有沒有進步,有沒有做什麼作品發過來看看,錢夠不夠用。這些問題我雖然一個都不想回答,但我也把這當作是他們關心我的一種方式。有的時候,甚至都不是問題,要多跟老師溝通,要去這裡那裡實習,不要跟中國人混在一起,要多跟外國人交流,要多融入他們的世界,不要畢業回來還是那樣。講這些的時候,我根本沒有什麼好說的。有的時候連中國人都不想跟他們講話,何況是融入外國人呢。

能不能不要強加這些東西給我,你知道就算你不要求,我也可以做到的。


再過兩天就要21歲了。我還沒想好21歲的人生會有什麼改變,得到的都是僥倖,失去的都是人生,我依然會好好加油的,在我還沒有完全封閉自己之前。

 

這張照片,大概是兩年前,剛學著用底片相機,剛來到台灣的那個初冬拍的。


照常規每天刷刷各種社群網站,今天的主題特別鮮明,畢業照和校園演唱會。嗯,一下子多愁善感起來。大一的時候,因為要練合唱團,校園演唱會的那天,我們就在與禮堂隔著一扇門的A101故作鎮定的練團。大二的時候,嗯,想想,我們排隊排到天都黑了,等著進場。因為排太後面了,等大家在禮堂裡坐好之後,我們被工作人員指引著到搖滾區去了。

今年陳綺貞來了。她在我心中,一直是一個不能不聽現場的歌手。第一年的聖誕節,聽說陳綺貞會去師大,於是我跟著另一對小情侶下課後弄到了票就跑去師大聽了。那雖然不是第一次聽見她的現場,但是每每都會被她打動。她也不小了,但是在歌迷的心中好像永遠25歲,她也說,不接商業廣告而跑校園是因為在校園演唱會的時候能讓她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學生時代的美好時光。

也不是第一次想回台灣,但是其實,並不是因為是台灣而想回去,而是因為曾經短短兩年的青春熱血的時間。

我是想你們了,想和你們一起去河堤運動,一起吃好吃的,一起上英文課,等等等等。社群網絡總是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得好近。雖然我們隔了十萬八千里,但是Facebook上一個讚好像就能讓我回到你們的身邊。


有的人對一些城市的偏好或厭惡,跟他們在那個城市度過的那段時光,好或壞,緊緊相關。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回去,也不知道回去的時候,你們還在不在。

 

藍莓之夜 | 王家衛


我一向寫不出什麼太理想的文字。現在的心情感覺像漣漪,一陣一陣的。

每個人都向往自由,對於內心真正自由的人,我們沒辦法不去欣賞。問自己是否能拋開一切,讓生活不上既定的軌道。我想,很難。

 

分手合約

白百合&彭于晏


白百合這個名字是最近才熟悉起來的,資料上說她演過《失戀33天》,當時我還以為女主角是王珞丹,之類的。


今天是遠渡重洋開始留學生活的第三天,沒有什麼朋友,出門也是自己一個人。不敢去太遠,也不敢晚上出門。那種沒有朋友的心情,我算是真正體會到了:在一個陌生的國家,陌生的語言,一切都是陌生的。本該來說,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我更願意去不同的地方看看,可是這次真的不一樣。

覺得冷就躺在床上,裹著被子,身上還穿著毛衣和兩條圍巾。覺得無聊,也躺在床上翻翻手機,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昨天出了一下門,回到宿舍,才八點就覺得很累,於是沒有洗漱的就不小心睡到了早上四點多,天還沒有亮。於是開始體會到有時差的好處,刷刷各種網,還挺熱鬧。


以上這種心情加上這部片子,總算是讓我發洩地好好哭了一回。片子本身邏輯什麼的不是很說得通,但是一般來說我都能忽略這些邏輯,被他所帶著的感情感染。

一看全是韓國的製作班底,就和「狗血」這個詞脫不了干系。哭得稀裡嘩啦,哭完現在心情很平靜。繼續收拾東西去了。

 

Before Sunrise, 1995

Jesse & Celine


Such a romantic movie that I can't describe how much I love it. It's so easy and comfortable that this relationship, if it counts a relationship, happened. They kept talking and talking, walking and walking, theylaughed, they kissed. 

They said goodbye twice but they never goodbye. That kind of feeling continued in the later two BEFORE SUNSET and BEFORE MIDNIGHT.

LOVE IT !!!


ps..因為在看非誠勿擾,思緒一直被打斷。但是,這系列電影god damn love!


因為先看的Before Sunset,再看的Before Sunrise,故事順序顛倒了,但是但是,看著這兩個主角在三部電影中慢慢變老,慢慢變得幸福,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 mintcano | Powered by LOFTER